当前位置:首页 >>优势科室 >>屈光中心 >>案例
案例

感觉爸妈无私的爱

近视十几年,一直想摘掉眼镜。 5年前身边就有朋友做过激光治疗近视的手术,而那时因为各方面的原因而没有实现这个愿望,事隔多年我再也忍受不了眼镜,摘眼镜已经成了迫在眉睫的事情。而这个过程并不是那么的轻松:反复的咨询﹑检查、思想的斗争以及做爸妈的思想工作(在眼睛上做手术毕竟不是件让人很放心的事)……

爸妈并不同意我做手术,甚至在我做手术的前一天还劝我不要做手术。可是我的决心已定。提前约好同学陪我一起去。就在第二天我去医院的路上,爸妈打电话过来,问我在哪,我说在医院的路上,爸妈说,他们在医院等我。那一刻,我好内疚,感觉自己好不听话,爸妈肯定是一大早赶车过来的。虽然不同意,但是还是过来陪我。

在要做手术的当天我的心情很复杂,并不是因为害怕自己今后会怎样,而是如果手术失败我的爸妈该如何承受这件事情呢? 进手术室之前要进行脸部和眼睛的消毒,并且换上白色的手术服,而当时穿着白色衣服的好像有3个人呢,于是我坐在座位上等待,虽然心里有些忐忑,但是看到有这么多人要做也不怎么担心了。在用药水冲洗眼睛的时候不是很舒服,感觉自己的眼睛像是在水龙头下的水果,第一次被人这样“灌水”。冲完眼睛就在沙发上闭起眼睛,继续等待。等待是幸福的也是痛苦的。陆续看到有人做完手术出来了,护士给他们一个个的戴上眼罩,告诉他们第二天要到医院复查。看他们的样子很安静嘛,而且可以自己从手术室出来,应该不怎么痛。 他们一个个进去出来以后,轮到我了,这时心里已经比较轻松了,先是在眼睛里面滴上麻药之后,然后平躺在手术台上,医生给我在面部罩上做手术的遮挡物,只露出眼睛,并用一个夹子一样的东西固定住我的眼睛,这时眼睛千万不能乱动。医生让我看这头顶的红色指示灯,随后感觉我右眼的眼角膜被划开了,然后好像有一层模糊的东西被刮掉了,眼前变得明亮,随后有激光发射的声音,和一种什么东西被烧掉的味道。接着是左眼同样的过程,很快手术就做完了,医生用仪器观察了我的眼睛,没有异常便告诉我可以了。前后不到10分钟,我走出手术室,护士给我脱掉白色衣服,戴上眼罩,并同样告诉我第二天要到医院复查,谢过护士和医生我便见到在门外等我的爸妈,他们开心的上来扶我,说是实在的刚刚下手术台只是觉得眼睛木木的,做手术的时候也不觉得疼,可是这会儿眼睛里面就不停的往外飙白色的透明液体――眼泪,这回非哭不可了,我眼睛还是闭着的,如果稍微睁开,泪水更是凶猛。好在小时候就爱哭,现在掉掉眼泪,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医生给我开完药,老爸去拿药,医生告诉怎么用药之后我便由爸妈一左一右的扶着回宾馆了。谢谢爸爸妈妈,因为有你们在我的身边,我感觉很安心。


上一篇: 久违的清晰感终于回来了
下一篇: 一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我
Copyright ? 2014 - 2019 Fuming Eye Hospital All rights reserved. 狗万赢钱提款方便_狗万无法存款?_万博登录狗万 版权所有 豫ICP备14024382号-1